2020 UX 趋势报告(上)

今年我们做了很多考察。在与全球358,917名设计师共同策划和完成2,411条链接分享之后,确定了一些当下正在被改写、热议以及探讨的行业趋势。以下是2020年对UX的展望。今年我们做了很多考察。在与全球358,917名设计师共同策划和完成2,411条链接分享之后,确定了一些当下正在被改写、热议以及探讨的行业趋势。以下是2020年对UX的展望。 —编者的话
 我们一直将2020年视为标志性的一年。我们大多数人都参与了公司内部的至少一个“ 2020愿景”项目。事实证明2020年终于到来,现在是时候兑现我们所谓的愿景。
 这是我们连续第五年发布趋势报告。如果你已阅读我们以前的任何版本,你应该知道这不是关于UI趋势的文章,而是将UX Design视为一门学科的进行更全面的分析。我们将介绍我们使用的工具,我们每天使用的方法,我们如何彼此协作,我们面临的职业挑战以及我们的社区如何对周遭世界产生影响-不管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都在推进我们的设计工作。
 去年,我们的设计社区思考了我们创造的体验如何影响世界(从使技术成瘾到影响民主选举),而今年的报告则提出了更为积极的展望:2020年是务实乐观的一年。对于设计师来说,今年不仅要认真改善人们每天使用的数字产品,而且还要切实改善我们的公司和行业。 接下来是我们对过去的回顾和对当前的分析,并对UX的未来进行了密切关注。希望您喜欢。 –来自Fabricio + Caio

为后真相时代设计

越来越多的造假视频和错误信息被用来作为政治舆论的推手,这使我们对真相心生质疑。身为下一个十年的数字产品设计师,我们应设法将信息设计得公开透明,并鼓励用户进行批判性思考。
 2019年5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推特上发了一段视频,该视频剪辑了众议院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一段演讲,使之表现的像是醉了酒。电视媒体声讨Facebook称其为视频的病毒式传播事件负主要责任,产品政策副总裁Monika Bickert回应称,Facebook选择向用户给予弹窗警告:提醒该视频经鉴定机构核实为虚假信息,而不是直接从服务中删除虚假视频。
Facebook开始更清晰地标记虚假帖子,但不会将其从其平台中删除。
几个月前,Youtube 在视频播放器界面旁边推出了免责声明副本,让人们知道正在观看的内容背后是哪个公司或实体。《卫报》已在其社交缩略图中添加了文章的发布日期,以防止用户将旧新闻轶事重新分享并认定(或故意伪造)为当下的新闻。

 为信息透明而设计

我们处在一个真相破碎且被肆意扭曲的时代。在全球范围内,至少有70个国家经历过虚假宣传运动。“我们如何能将所有这些与现实对立的泡影浓缩成一本历史教科书?” 设计研究员亚伦·刘易斯(Aaron Lewis)在他撰写的有关“后真相”的文章中问到。
企业需要调整产品形态以抵制错误信息的危害,但是他们愿意为之走多久?
为了减轻歧义和对事实的误解,新闻媒体已经开始重新思考文章的撰写方式。例如,Axios采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表述其文章中的不同观点,并引导读者采用更为批判性的思考对待资讯消费。
Axios 的文章以一种新的方式撰写方便读者就发布信息有更全面的判断和思考
 “对于任何一个新闻行业从业人员来说,这都是一个极其复杂的挑战,而设计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Axios设计主管Al Lucca解释说。“设计师在2020年面临的更大挑战是如何为社交媒体及在线新闻降噪,使人们摆脱其造成的焦虑和困扰,以及教育人们如何发现虚假新闻,最终把每个人拉回到更健康、更值得信赖的对话中。”
谷歌已经开始用同样的方法对抗深度作假,Adobe公司最近公布了自己团队通过使用AI精准识别图像和视频的服务。该公司开创了图像和视频编辑的先河,现在正在帮助人们区分真实照片和PS照片。

 每个行业都面临的一个威胁

互联网使我们变得愤世嫉俗。为了重获用户的信任并防止错误信息的传播,每家公司都必须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更加谨慎地运营。在2019年,我们已经目睹了支持公司和个人识别误导信息的第三方工具的兴起:从帮助电商网站发现虚假客户评论的服务,到审核Instagram和Youtube个人资料揪出假粉丝的工具。
作为2020年的产品设计师,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设计工具以过滤虚假信息,使用户更清楚意识到虚假产品的危害,并阻止错误信息的传播。但更重要的是,我们将负起责任提高组织内部成员的意识,围绕真相建立原则,并如实报导媒体会带着怎样的动机滥用社交平台。
小型社区的兴起在大型在线社区中,设计师可以自由交谈和相互学习的期望并未能兑现。相反,微型社区正在增加。如果你希望就设计进行更多深入坦诚的对话,请选择一个或两个值得信赖的同事,在你们的讨论之外选择一些导师,并构建自己的共鸣板。
我们都加入了远超我们顾及范围的设计小组类似Slack,Linkedin和Facebook,-也许是本能驱使:让自己感觉是更大组织的一部分而非一个孤立的个体。但是在线社区的现状与他们最初承诺的相去甚远:要么就是上千名设计师的团体一旦意识到成员之间鲜有共同点就变得不活跃;要么以另一种无止境自我营销和内容营销的形态继续保持活跃。Reddit或DesignerNews上的所谓的主题讨论并未能够深入探讨主题,因为受参与者之间信息误传和牵制。设计推文非但未能助力设计群体前行,反倒成为极端、愤怒和聒噪等负面情绪的的输出口。
一方面大型在线社区仍在促使人们更容易和设计链接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另一方面我们必须重新关注自己建立的微型社区,以便从对话中挖掘最大价值。

线上社区的迁移

所有这一切并不意味着设计师已经停止彼此间的在线对话。而是迁移到更加亲密和专注的新型社区。它们正发生在WhatsApp,Telegram,或通过直接的消息传递以及灵巧的集线器。它们以一对一地或以小组形式进行,而非大型论坛。
 设计师们非正式地创建了自己的共鸣板:他们乐于与那些他们相处舒适、乐于分享和交换设计资讯的人讨论趋势、报酬、工作动态和职业等主题以寻求建议。
 在设计活动中可以看到相同的转变。虽然大型设计会议是建立联系的绝佳平台,但小型的本土聚会在学习和成长方面却更有帮助,因为它们可以给参与者呈现一场更真实,坦诚的问答研讨会。
Slack的高级产品设计师,BayAreaBlackDesigners的创始人Kat Vellos解释说:“较小亲密单元的设定使人们更容易敞开心扉。” “较小的团体使参与者更容易放松警惕建立彼此联系。而成百上千人的场合却很难做到这一点。安全感对于建立互信和彼此凝结尤为重要。小团体或活动相比大型会议总能以更灵活的方式为参与者提供服务。”
2020年,与设计最相关的讨论将变得本土化、地道和聚焦。大型社区主要成为寻找和建立较小社区的一种方式。在当今嘈杂喧嚣的世界里,更安静,更深入的对话变得极为宝贵。

 像团体运动一样设计协作

(幸好)过去所标榜的“明星设计师”的刻板观念正在消失。随着数字团队的成长和项目的复杂化,设计师的价值来自协作和团队赋能而不是作为独立个体去完成任务。
  一个巴掌拍不响 在小公司的设计师一个人便是一个UX团队,只身推进整个设计进程,同时在组织中挑起创建设计文化的大梁;扮演一个战功显赫的孤胆英雄角色。
  另一方面,大公司的设计师一开始还庆幸自己在一个架构更健全的团队里,却发现小公司所面临的许多挑战仍然存在。设计师在产品团队(通常属于不同的预算中心)中处于孤立状态,很少有真正的协作机会。作为设计师,我可以提供有关产品策略的见解吗?开发人员应该如何接力?内部政治通常会创造额外的领土界限,从而使同事之间的有成效的交流变得更加复杂。
真正的协作需要一组规则,而不是一堆角色
“ 10x设计师 ”或“ 设计师独角兽 ” 的等错误概念的误导也使这种情况更加恶化。许多设计师陶醉于“一枝独秀”的表演,拒绝其他团队成员的参与,最终其创造的产品往往会反应出其孤立偏倚、缺乏远见的世界观。

设计师是推动者

如果你的团队一直在要求项目的透明度,或者你目前的工作流使你感觉自己就像在生产线上机械地推进任务,那么这些迹象表明你需要加紧努力并充当推动者,以不同的方式重新构建设计流程。
 • 推动更多用户研究框架能促使整个团队不断增长好奇心,以了解有关用户和产品空间的更多信息。
 • 可以与开发人员协作共同打磨交互或动画,并且构筑共同一个愿景创造高质量的用户体验。
 • 反馈的采集不单单是一句“在文档上留下评论”,可以以结构化和非结构化的各种方式引导。
设计是一门横跨多个领域的学科, 作为设计师我们天生有共情和了解他人的动机的能力,这能力也是在帮助公司谋取利益。在2020年,成为组织的推动者意味着我们和团队捆绑在一起朝着同一个目标奔赴同一扇大门,然而在踏进大门前小心收拾好你的自负,撇开职责和部门,创建一个安全的协作空间。

带着意图打磨设计

向产品添加新功能相对容易。但确保我们在解决正确的问题却困难的多。
 产品小而美,聚焦某一功能点并将它开发到极致是产品成功的主要原因。
 但是很快,该产品背后的团队得出结论,它必须做更多的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添加了新功能,涵盖了新的用例,并且功能变得越来越复杂。发生这种情况可能有几个原因:
• 用户要求上新功能,产品团队直接接受他们的反馈;
• 业务涉众面临持续增长的压力,使设计团队开拓创收的新途径;
• 产品团队的绩效通过其提供的功能数量来评估,而不是这些功能之间的关联性。
通常,在添加了几个功能之后,对于团队来说回头太晚了。产品最初价值主张(最初吸引用户的原因)已被淡化。随着产品变得更加复杂和对用户的价值弱化,此时的用户体验已经名存实亡。
设计就是不断接近用户意志的过程— Jared Spool
随着时间推移如何保证产品方向正确?当面对该问题第一个反应是尝试通过…添加更多功能来纠正。延续了这样的心态导致我们一次次重蹈覆辙:在一开始方向就错误的产品上堆叠功能。最糟糕的是我们默许这样的价值观并将它一直延续。除非设计人员正在积极挖掘这些问题,否则伴随偏见、滥用和误用的相关问题都将被尘封在一行行的代码中不见天日。对于这些从添加产品功能中获得奖励的团队来说,砍功能便意味着失败。在这样的团队中,设计只是在一味服务功能而非意图。

伟大的产品小而美

将产品做小做精这条路不好走,但并非不可能。Tonic清楚地表明了他们在隐私方面的立场,他们做到了创建了一个无需登录的新闻应用程序,并使用更透明的算法来推荐内容。添加“使用Google登录”来抓取用户数据可能会更容易。但是Tonic走了一条不同的路线,最终,这对用户来说更简单。
另一个例子是Basecamp,他最近从电子邮件中删除了像素跟踪功能。正如其创始人大卫·海涅迈尔·汉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解释的那样:“技术行业长期以来一直在捕获任何可能的数据,以至于几乎忘记了问自己是否应该这样做。但是这个问题终于被问到了。答案显而易见:这种贪婪的数据攫取行为必须遏止。隐私保护不仅是在捍卫人权,更是一个好的商业决策。敏锐的客户已经提出了他们诉求,不久将来我们将会听到更多呼吁声。”
2020年,带着意图设计产品意味着明白我们工作主要职责是解决用户问题满足用户需求而不是让开发有事可做,意味着我们得多关心用户和我们工作带来的影响甚过关注工作本身。

设计文件的消亡

早在2006年,Google文档就改变了我们的协作方式:不再需要在电子邮件中附加文件。设计文件现在正在发生类似的转变,最终我们能够简化工作流程,完成跨界的实时协作。
文件管理一直是设计社区中的热门话题:从关于标记文件命名方式的段子到文件版本控制以及如何与利益相关者共享文件的深入探讨。
但是当我们压根没有文件时会出现什么状况?
在过去的2019年我们有目睹来自不同公司的设计师渐渐旳将他们的工作流转变为一种无文件管理的模式:不管是在Dropbox Paper上记录想法,还是在Google Spreadsheet上定义内容策略;在Notion上组织项目信息;在Whimsical上画线框图甚至是在Figma上进行整个界面的设计。

设计的输出物不是文件

坦白说每年都有一堆设计工具分享出来供设计师争相去学习,今年也不例外,有一点不同的是:设计工具开始忽略层出不穷的新颖功能,而聚焦于如何更好地进行协作。
设计师的产出从来不是我们工作结束时递交的原型,而是我们和团队一起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以及这些决定如何潜移默化影响着整个组织。
从这个意义上讲,拥有设计文件已经是个过时的概念。”在进入云时代的如今,这些原子单元的文件似乎变得越来越陈旧,他更像是云时代前的一种约束。“凯文Kevin Kwok在他的一篇名为《The Arc of  Collaboration》中解释道。
我们设计的主要目的是期望将其分享给我们的商业伙伴、产品经理、开发以及用户。设计本身就是一种共享。
如果我们画完原型却没有共享给团队,某种意义上它真的存在过吗?

协作和融合

让设计师完全接受无文件工作流的想法可能需要些时日,毕竟在过去UI工具一直在比拼功能,试图打造从原型设计到反馈采集的一站式服务,而在2019年从众多竞争对手中实现弯道超车的恰恰是这类提供实时访问和协作的工具。
当Figma于2016年底首次推出时,行业还没有做好准备迎接无文件设计流程,我们有很多反对者。我们必须赢得人们的信任,并证明基于Web的设计工具可以做到像本地应用程序一样快速和强大。我们还必须向设计师展示,如果其他人和团队可以公开访问他们的设计作品,那他们的设计将持续发挥效能。” — Figma设计总监Noah Levin解释。

打破屏障

随着越来越多公司开始以设计驱动为目标,基于浏览器的工具将设计协作推到另一个高度。

当设计师不再是关键持有者时,我们可以邀请其他人参加我们的流程。我们的价值不再是我们才是唯一能够修改设计文件的那波人的事实,而是可以专注于为何需要做这些更改。

尽管最初许多设计人员对于允许其他人实时观看和跟踪他们的工作有所保留,但他们逐渐意识到,实时协作利大于弊。

既然我们很乐意在产品经理的Google文档中发表评论,那为何不让他们进入我们的空间呢?

专业工具不会很快消失,它们将伴随我们设计生涯走很长一段路:比如使用PS编辑图像、利用AE展示更精致的动画以及使用Ai深入探究品牌的插画风格。  对于产品设计师而言,他们的价值不仅仅在于制作原型,2020年将会是充分发挥协同巨大威力,帮我们的设计渗透到组织各个角落这类工具备受关注的一年。

 

待续

 

—  原文作者:Fabricio Teixeira, Caio Braga 文章译自:https://trends.uxdesign.cc/

刷牙君

View posts by 刷牙君
关注前沿设计资讯致力于设计系统研究,爱码转爱分享的处女座设计师一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